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 > 正文

朴奂喜:疾风之翼

时间:2020-11-10 03:0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核心提示

“我们生活的空间是多维的,而且还是不连续的,许多不同的空间就像一张网一样交织在一起。如果哪天我们刚好走进它们的交织点,那么我们会发现许多不同于我们生活的生物,也许...

  “我们生活的空间是多维的,而且还是不连续的,许多不同的空间就像一张网一样交织在一起。如果哪天我们刚好走进它们的交织点,那么我们会发现许多不同于我们生活的生物,也许某些生物只生活在二维的空间里。”在中国某大学某节课上墨菲尔教授说道。

  “那么说,当我们进入它们的空间里,那我们自己也变成二维的咯?”某位短发的学生说道。

  “噢……也许,不过得看该空间的性质,如果该空间是多于三维,我们会发现那与我们生活的空间没什么区别,因为我们只能认识到三维的空间。”

  “不对墨菲尔教授,我们认识的空间是四维的。”某位长发的学生说道。

  “你说的是……时间?噢……不,时间只是人们虚构出来的,它并不像长宽高一样拥有某些特定的尺度,比如说你坐在这,你的桌椅都没怎么改变,但时间却依然走着,假如时间算是一维,那么我们的空间就会像某延伸着的三棱锥的一边一样,会变得越来越扭曲。那么你们找到证据说明我们的空间正在扭曲了吗?”

  “墨菲尔教授,你觉得自己比爱因斯坦聪明吗?”另一位长发的学生说道。

  “噢……生活在两个不同纬度的生物是很难进行比较的,他生活在四维的空间里,而我生活在三维的空间里。事实上我能认识到的只有三维,而他认识到了四维,那么说他的确比我聪明。”墨菲尔教授笑着说。

  “按照教授你的说法,那我们应该到另一个空间去寻找资源,以弥补资源日益短缺的地球。”另一位短发的学生说道。

  “按照你这种想法,我们倒变成了电影里侵略地球的外星人了,不……是外空人。”一位坐在一旁专心听着的学生说,“也许另一个空间里有着一些美好的东西,我们不应该让它变成另一个被人类糟蹋过的地球。”

  风林之城的地域广阔,传承着几万年的建筑特色。他们的建筑无不与自然结合,无论是伟大的君王圣殿,还是普通的居民房屋,处处都透露着自然的气息。

  风林之城的人把自己称作风族,这是他们对自然的疯狂崇拜,特别是对风的疯狂热爱。从远古时代的智慧觉醒开始,风族就在思考自己的存在,他们对每一草每一木都非常敏感,大多数时候他们对这个世界感到恐惧,但自然却赋予了他们胜于恐惧的好奇心。于是在他们解决不了某个问题时,并没有因恐惧而将问题无解化或者神鬼化,但却将其归根于自然,风族所崇拜的自然并没有唯一具体的答案,它可以是草,可以是花,可以是风,也可以是火,甚至可以是风族本身,但风族从远古开始就相信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存在着灵魂,所以他们把自然比喻成灵魂的最终归属。

  风族的历史书上完全见不到关于神这个具体的概念,在风城的周围有许许多多美丽的河流山林和花园,因占有此美丽的地域,风城的人都很自豪地自称神民,但也不紧紧是美丽的地域,他们的魔法研究也有很大关系。风族都很自豪地将他们所使用的魔法称之为“灵术”,意思是灵魂的控制技术,他们所拥有的灵术并不是能对世界进行无中生有地创造的法术,他们的灵术是一种控制灵魂的法术,因为他们相信世界上的一切都有灵魂,所以当他们发现了一种控制自然的方法后称之为灵魂的控制技术。

  关于风族的灵术在风族的历史书上只记载着灵术的发现和日后灵术的发展,中间似乎有那么一段不翼而飞了,按照风族中某些长老的说法是:人们总会有意无意地消除一些会产生恐惧的记忆,久而久之谁也没察觉到某些历史已经消失了。

  风族的灵术自身是无法触发的,他们需要靠一种特别的石头,一种特别加工的石头,而因为这种石头对风族的重要性,而被严谨地保护起来。据《安格洛斯蓝龙与赤龙的战争》中记载,风族原本属于一种在深林底下艰难生存着的生物,但由于发现了灵石并发生了智慧觉醒,使他们拥有非凡的力量。风族为了能让族人安稳地生存在这世界上,而与暴戾的原世界统治种族—赤龙战争,而当时温和的蓝龙也生活在濒临灭绝的边缘,于是两族联手终于击败了赤龙族,而从今世界来看,残存的赤龙似乎只出现在一些冒险家的冒险故事中了。

  当风族建立起自己的世界统治地位的时候,内部的矛盾也日益严重,其中一个风族的分支不遵循风族原始议会的规定,而追求被议会禁止的灵魂召唤研究,而遭到驱逐。像其他的历史书一样这本书似乎许多重要的细节也消失了。

  风林之城的主圣殿座落在夜灵河的源头,处在风林王城的中心位置。背靠风龙山正对风林平原的光翼圣殿是风林之城的议员开会的地方。在这里异峰突起,瀑布高悬,站在高耸的夜光塔上还可以欣赏到整个风林平原。

  风林王城已经有近两万年的历史,它的发展过程非常缓慢,途中经过多次的破坏和重建,如今已是个宏伟地难以描述的建筑。它的面积覆盖了整个风龙山半山腰,主要建筑包括君王皇宫,月灵风圣楼,奥米尔丶基兰沉睡的湖。它最高的建筑月灵风圣楼高达140米,象征着风林之城的最高无上。清澈的夜灵河水从风龙山出来穿过宏伟的王城建筑,坠落到风林平原上成为夜灵湖,而夜灵湖的湖水无止境地向风林平原流去,穿越整个风林城域。

  在翼殿以南,夜灵河的分枝穿过的地方,是一些美丽的丘陵,其中一个山丘紧靠夜灵河的分枝,山上长满了紫怨花,在山河接壤的地方有一个不怎么宏伟但却使人舒心的圣殿,圣殿周围是各种各样的花园。紫怨花是一种比较全面的药材,有多种功能,所以不难解释风林议会的成员之一的药剂大师月灵风丶银叶木的圣殿会在这。

  但今天似乎多了一位客人,她坐在一只纯白的马上,穿着黑色的短袍和长裤,披着灰色的披风,披风间用蓝色的翼叶扣针扣着,留着自然的黑色的长发,双手上戴着水晶似的手链平放着,手链上还镶着深蓝色灵石,正在寻问着治愈圣殿的卫兵银叶木的去向。

  就像平时一样银叶木带着疼爱的侄孙女到治愈圣殿以南的静谧园林里采药,对一个年老的老人家来说,这种生活是对自己人生最后的慰藉,到这个时候的人总会做些似曾相识的事情。他总是唠叨着希望自己是在采药的时候不知不觉地死去的,那无疑是他一生最大的幸福,因为不想错过那个时间,所以他除了风林议会有特别重要的会议需要参加之外,一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采药中度过,所以每当风林里的人有急事找他都必须往他采药的地方走一趟。

  当你看到一个高高瘦瘦,长着满腮白色的胡须,穿着白色长袍的老人正弯着腰在满堆植物中寻找着什么的时候,那就可以断定是他了。银叶木一生都未婚,他常常对身边的侍者说:我才不想到死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让人头疼的记忆。

  风林皇家图书馆馆主风林丶肯塔斯是银叶木的挚友,在他的图书馆里收藏着许多银叶木的著作,例如《月灵风丶银叶木的冒险日志》《风林草药大纲》《植物与灵术》,每次在基础教育学院中开讲座的时候,他都会很自豪地说:“银叶木是我一生中最崇拜的老师,你们别看他满脑子的草药,他对世界万物的理解比任何一个灵术学院里面的术师们都要强,而且他还是我所认识的人中唯一一个能认识到自我存在的人。”

  风林每次推选十年一度的风林圣城学院驻殿讲师时,银叶木的崇拜者们就会聚集在风林平原的一所名叫《聊天者之家》的建筑里,他们不停地相互讲述着银叶木的各种事迹,这些事迹中很多都是被夸大和掺假的,但不管怎么样,如果有人想听,那么就会有人讲。

  月灵风丶兰悦是他疼爱的侄孙女,她被喻为月灵风家族艰辛的血液,即是最后的传人。但事实上还有另一个和她同岁的女孩也同是月灵风的血统,但因种种原因而被其父亲除姓。

  月灵风丶兰悦长着一副清秀的面孔,黑色细致的头发经常被她扎成马尾辫子。兰悦对灵术非常地熟悉,从她3岁接触灵术开始她便非常容易地能控制各种自然的元素,而且她对灵魂的觉悟都让教她的高阶枫叶灵术师惊讶,于是她被整个灵术学院都寄予了厚望。

  从治愈圣殿往西边的一条林荫路直走再过一条小石桥便是静谧园林的地界,但静谧园林植物阴森高大,地形复杂要找个人对于风林丶翼恋来说也不是件简单的事,但她依然放慢马速凭着感觉慢慢地走着。静谧园林会时不时地吹起一阵阴风,而且很难听见有任何的动物的声音,整个森林安静地连枯叶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到,茂密的针叶树似乎想把所有的阳光都吸进自己的体内,而因无法与这种植物抗衡,许多喜阳的植物都无法在这生存,但却积聚了各种各样的阴生植物,从另一个方面看这也无疑是个草药天堂呢。

  一阵风吹过翼恋的脸颊轻轻地将她的脸颊两边的头发拂起,在树荫下她的双脸显得更加苍白了,脸上就像静止的死水毫无表情,但却显露出了一种难以理解的美,整个她看起来高贵的气质就像宏伟的翼树一样,但内里却不停地枯萎着,她的内心那棵大树正在枯萎着。马蹄踏在枯萎腐败的树木上,发出一声声吱吱声,在这条小路两边有许多死去的树木,灰暗的森林深处让人感觉差了点什么,正如翼恋的内心一样,眉毛紧锁的她正在竭力地寻思自己所缺失的部分,在她的记忆中有许多记不起的片段,那是让她感觉沉重得难以承受的东西。

  “兰悦!别碰!”但已近太迟了,兰悦已经挥动右手上的银手镯,那是个银色的刻有许多古老的风族语言,四边都镶有呈菱形的蓝色灵石的手镯,这是月灵风家族的四传物之一,随着她右手的挥动,某处一颗长形奇怪但顶部有一朵美丽的小黄花的植物底部的泥土开始松动,接着整棵植物拔地而起飞到兰悦的手上。

  “爷爷,怎么了?”十八岁的兰悦似乎对某些东西还是很不明白,她用晶莹剔透的眼睛看着银叶木,而他也毫无生气地盯着兰悦,这画面很滑稽,似乎月灵风家族都喜欢用这种方式交流。过了一会,银叶木转换了一种方式,他看看兰悦然后再看看她手上的小黄花,然后又看了看她。突然之间兰悦手上的小黄花枯萎了,原本风华正茂的黄花,变成现在卷成一团的残枝败柳,这使兰悦震惊地张开了手,枯萎的小黄花无力地坠落到土地上。

  银叶木突然皱了一下眉头,而兰悦却以生气的神情看着他说:“爷爷,我知道是你干的好事。”

  银叶木又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转身若无其事地往前走,还时不时地搜索周围的植物。

  “难怪别人都说你脾气怪。”兰悦思索了一下“他们说的一点都没错,你就是一个怪老头。”

  “……”银叶木叹了口气,然后平静地说“它也没想过就这样毁在一只獭鼠的手里。”

  “什么,什么獭鼠啊,难道见到自己喜欢的东西然后把它握在手里也叫愚蠢吗?”兰悦依然穷追不舍“如果按照你的话说,毁灭别人手中的美丽景色才不叫獭鼠呢,对吗?”

  “真不明白熠辉和云娜怎么就生了个小獭鼠。”银叶木摇了摇头“还真让人感到头疼。”

  “你才是獭鼠,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呢。”兰悦跟在银叶木后面不停地纠缠着,而他却像什么都没听到似地将一颗颗的草药放进包子里。

  前面的路越来越窄了,而且出现的植物也越来越奇怪,这些都是翼恋从来没见过的,她不明白为什么风城会存在这种地方,但在她的记忆里有种似曾相识的浮影。幻影的马蹄刚刚踏过一棵枯萎的小黄花,翼恋感觉到了生命的消逝,疼痛的感觉再次涌进她的心里。不远处的小路边屹立着一座雕像,那是一个人站立着,举起的手中拿着一把剑,挺着胸膛面对远方。翼恋认得出这座雕像,那是她曾爷爷的雕像,喻示着这里是风林之城的领土,但这座雕像已经非常残旧,附生植物长满了整个基座,雕像上具体的细节已模糊不清,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打理了。

  “我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灵术学院的人都说你是个大圣人。”

  银叶木肩上负着一包草药,沿着狭窄的小径一直走,最后小径接上了一条相对宽大的石路,石路两边整齐地排列着龙的雕像,那是风族传说中描述的空灵龙,据说空灵龙能带来生机和死亡,它踏过的地方或许成为灰土,或许生机勃勃,但最让他们相信的是空灵龙是灵魂的守护者,它会守护一些非常美好的东西。

  “你看起来只是个脾气非常非常糟糕的老头。”

  沿着石路往前走光线越来越明亮,石路两边的森林依稀可以看到许多破旧的石墙,针叶树越来越稀少,取而代之的是高大的翼树。翼树是风林之城的圣树,古老的书籍记载,这种高大侧枝稀少,叶子呈翅膀状的圣树会带他们自由,而自由却是风林之城一直所强调的东西,当风吹起一堆堆翼叶,或者翼叶从树枝上掉落时,一片片的红色的翼叶漂浮在空中,久久而不掉落。

  “当回想起你是月灵风家族的,我真的懊恼了好久,我还以为我们家族里的人都是非常厉害的。”

  当继续往前走时,石路的出口变得异常明亮,有许多波形的光闪烁着。

  “爷爷,是个湖!爷爷快看,快看。”兰悦拉着银叶木的手高兴地蹦着。

  “兰悦獭鼠,我不是瞎子。”

  听到这话,兰悦很不舒服地哼了一声,双手摆在后面,头半仰着自己快步走向前去,头后的那条马尾鞭子也快活地一摇一摆。

  因为路越来越窄,翼恋只好把马停在一边,她把手扶在马头上对它轻声细语,然后自己一个人往小径走去。越接近银叶木走过的石路,翼恋的头就越疼,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这么沉重,她不停地回忆自己是否来过这里,翼恋的双眉紧紧地锁在一起,走路也似乎有点不稳。从小径切入石路,稍微明亮的光线让翼恋的双眉好过一些。继续往前走,她突然不经意地停了下来,往森林的一个方向看去,那里洒落着稀疏的阳光,几块破旧的石墙似乎缺了些什么,“也许是一根奇怪的石柱”她心里想。

  翼恋突然回过神来,听到一阵突如其来的笑声,那是兰悦的笑声。翼恋想起自己来这的目的是为了寻找银叶木,她向笑声传来的地方走去,她知道银叶木就在那。

  “爷爷你看,好大的湖啊,还有你看,好多小黄花啊,还有还有,你看那湖水多清澈。”兰悦非常高兴地笑着蹦着,就像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爷爷,这里是就是龙的仙境吗?”

  在他们面前的湖的直径有一千多米长,湖的两岸长满了小黄花和小蓝花,再往外延伸就是高大的翼树,还有许多高耸的石柱。湖水非常清澈,隐隐约约地可以见到湖底的东西,那有许多巨大的圆石和各种各样的水底植物,但却不见一条鱼。小黄花和小蓝花的外形极为相像,但性质却极端相反,而银叶木要找的正是小蓝花。

  银叶木跟在兰悦后面,看着自己可爱的侄孙女自己都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兰悦看着美丽的小黄花,越看越喜欢地弯下了腰想去摘一朵,而在一边采集着小蓝花的银叶木却压低音调说着:“兰悦獭鼠”这低音足以传进蓝悦的耳朵里,兰悦不高兴地站了起来嘟着嘴哼了一声,然后抱着双手走到湖边。

  “月灵风爷爷”翼恋站在离银叶木不远处低声地喊道,苍白的双脸因无法抵挡如此灿烂的阳光而显得柔弱,腰间的银色小刀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刀柄上镶着一个圆形的蓝色灵石。

  听到翼恋的声音兰悦谨慎地提起神来转身看着不远处的她,兰悦注意到翼恋腰间的小刀,然后眼睛突然发亮起来,似乎心里有种莫名的兴奋。

  “风林殿下”银叶木站起来有礼貌地点下了头,手中的草药袋已被塞了半袋。

  “叫我翼恋就可以了。”翼恋慢慢地走向前去似乎没有注意到不远处湖边的兰悦,而银叶木嘴角微笑着,心里充满着一种老朋友相见的喜悦感,但他看了看翼恋的神情,心里又充斥着一种淡淡的忧伤。

  “这么美丽的地方,为什么我以前没有发现?”翼恋看着周围的景色,淡淡地说道。

  “那是因为殿下太忙了,以至于错过了这些美好的时光嘛。”兰悦从湖边走了几步靠近了翼恋,神情兴奋地说:“高阶翼叶殿下很高兴能亲眼见到你,我是月灵风丶兰悦。”

  翼恋对这个陌生人并不意外,她看了看兰悦,然后又若无其事地看着周围高耸的石柱。

  “兰悦,到我身后来。”银叶木对兰悦的热情感到耳热,似乎她又在闯祸的感觉。

  兰悦对翼恋的反应感到懊恼,原本她以为翼恋会对她在灵术学院出色的表现而加以赞赏,就像高阶枫叶灵术师们所做的一样。她很不情愿地站到银叶木稍后的地方,然后皱着眉头,似乎在琢磨些什么东西。

  当翼恋看到湖底那些圆石时,一些奇怪的画面在她脑海里若隐若现,她用手扶着头自言自语地呐呐道:“那里有个地方,我记得就是那里,但是是哪里呢?”还有一些奇怪的话围绕在她的身边:小静灵,你看,好美的湖啊……在我们的城市不远处有个很神秘的地方,别人说有个灵魂的湖泊……呵呵,我想应该比这个会好看多的……我们把它埋在那吧……

  “翼恋殿下”不知道什么时候银叶木神情紧张地站在翼恋旁边看着她。

  翼恋突然回过神来,她看着银叶木紧张的样子,用温和的话说:“我没事,只是有给这美丽的地方给迷住了。”

  银叶木深呼了口气,心里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过去的那一百年里发生太多的事,自从安格洛斯城沦陷,安格洛斯人就不知去向,而凯旋归来的风林公主也不知原因地修改了自己的名字,从叫自己翼恋开始,她就常常显露出一些奇怪的神情,因为如此,精明谨慎的风林议会便越来越不相信他们皇族血统的大术师。

  兰悦在一旁看着翼恋的一动一静,还有银叶木那紧张的表情,情不自禁地偷笑了一下,心里在想:为什么个个都神经兮兮的?而正因如此兰悦对翼恋的兴趣更加强烈。

  “对了,夜灵风爷爷……”翼恋似乎想起了某些重要的事情“我今天来这是为了答谢你的,谢谢你帮我照顾冰风,还有,我想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事。”

  冰风是属于蓝龙的一支,但却不同于其他的蓝龙族,它拥有蓝色的眼睛和细长光滑的耳朵,还有坚硬的蓝色皮肤,它与翼恋的相遇被风族的人传为一段佳话,甚至被写入了风族的《龙族全解》一书中。在风族的《龙族全解》中记载,冰风是在阿穆切尔山脉被他们的翼恋公主发现,并成为她的坐骑。但整段故事十分牵强,让人匪夷所思,连翼恋自己本身都觉得很难接受。翼恋在她自己迷糊的记忆中发现,冰风并不是她自己一个人发现的,但她却无法记得清晰的细节,她也无法改变既已定局的历史。

  银叶木思考了一会,然后说道:“那是一些非常奇怪的武器,我从来都没见过。”他看了看湖水,然后继续说:“大部分金属块都被挡在冰风坚硬的外皮上,但有几个形状不同于其他的金属块的金属,它深深地陷入了冰风的体内,虽然它们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但也限制了冰风的移动能力,冰风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恢复。这里有些草药,回去后我会给搽在它身上,这会加快它的复原速度。”

  听完银叶木的话,翼恋的表情异常痛苦,她看着自己身下的小黄花,然后低声地说:“冰风就拜托你了,但我需要那些金属块。”

  “冰风的事请你放心,它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了。”银叶木看着翼恋痛苦的表情不知如何安慰“那些金属我会让人送到你的侍者那。”

  翼恋转身强使着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悲伤,然后微笑地说:“谢谢你,月灵风爷爷。”

  在一旁盯着翼恋看的兰悦,看到翼恋那让人怜惜的脸,神情严肃地站着,不敢作声。这是她十八年来第一次见到的无法解释的悲伤。

  银叶木对翼恋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翼恋看到银叶木的笑容心里也好过一些,但她注意到兰悦严肃地站在一边,她也没想过要让这可爱的小女孩那么紧张,于是她走到兰悦面前,微笑着说:“你就是兰悦?”兰悦惊讶地点了点头。

  “灵术师们经常谈到你,他们都说你是我们的未来。”

  “真的吗?”兰悦突然高兴地笑起来“我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嗯。”翼恋点了点头。

  “哈哈……我还以为我只是个比较出色的初阶灵术师呢?”兰悦高兴地说,然后又安静下来把手握成拳头放在嘴上作沉思状“原来我还是未来呢!”

  银叶木站在一边看着兰悦笑了起来,这个年轻的女孩总能为他带来欢悦,这不禁让他想到:是不是一个人经过的岁月越多,心里的记忆就越沉重呢?他真的不希望日后的兰悦会像翼恋一样。

  “月灵风爷爷”翼恋停顿了一下“还有兰悦,这里的景色真美,可惜我现在必须回去总务处处理一些事情。”

  银叶木示意地点了点头,而兰悦却露出非常不舍的表情。

  “为什么不留多一会呢?”兰悦娇气地说道。

  翼恋看着兰悦可爱的神情不禁笑了一笑,却没有说一句话就转身准备离开。

  “高阶翼叶殿下,以后你还会来这个地方吗?”她想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机会这么近距离地接触翼恋,“你看,这里的小黄花多漂亮,不如摘些回去留恋嘛。”

  “摘不走的,它就是为这里而生,必须要到这里才能见到它盛开的样子。”翼恋停下来转过头看着兰悦说道。

  “是嘛……”兰悦低声呐呐道。

  一阵阵风吹过,飘飞的翼叶弥漫在空中,美丽的小黄花轻轻地摇着头,蔚蓝的天空空荡荡地似乎在唤醒某些记忆。

  “它就是为这里而生,必须要到这里才能见到它盛开的样子。”

  翼恋的脑海里不停地出现这句话,她站在原来说这句话的位置一动不动,心里再次痛苦了起来,汗水渐渐从她的额头上流了下来。

  银叶木看着翼恋的表情觉得很不对劲,而在这个时候,周围的水汽迅速地上升着,密布的雾遮住了阳光,锋利的冰柱在他们周围形成着。

  兰悦看到这场景既惊讶又好奇,这是她从未见过的灵术,但翼恋的状况让她非常担心,她看见银叶木走了过去翼恋那,自己也很想过去弄清楚情况,但又怕帮倒忙,所以只能静静地站在原地。

  翼恋用一只托着额头不停地颤抖,银叶木神情严肃地用力抓住翼恋托着额头的那只手,看着翼恋愤怒地咬牙切齿的样子,不禁自己也惊愕了,然后他用很重的语调喊道:“翼恋,睁开眼睛。”看见翼恋没有反应,银叶木用更大的力抓住她的手,继续喊道:“翼恋,睁开你的眼睛看着我!”

  这时翼恋慢慢睁开她的眼睛看着银叶木。

  “你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还有沉重的记忆。”银叶木满是担忧地说,“过去发生过的事依然困扰着你,但是,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你必须抛开它们。”

  听完银叶木的话,翼恋挣开了银叶木的手,低下头用另一只手摸了一下额头,然后又放下,冷冷地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有什么记忆,你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站在一旁的银叶木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细细地叹息着。

  “不,我不需要知道……”翼恋说完便转身向来的时候的方向走去,到离正在背后望着她离去的银叶木差不多有十步路远的时候,她自己暗暗地说道:“我只是很讨厌这里。”

  兰悦看着翼恋的离去,深深呼了口气,她走到银叶木身旁,突然银叶木用很怪异的眼神看着她,于是她很无辜地说道:“爷爷,是不是我又做错什么啦?”

  银叶木一言不发,只是很安静地看着兰悦,感觉兰悦就像是小时候的翼恋一样。

  “爷爷,你这样看着别人也太讨厌了吧,知不知道这样会让人很不好意思的啊?”

  银叶木依然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兰悦看到他这样,心里很纳闷地皱起了眉头说:“好吧,既然你喜欢看,那我就和你对看,看谁最后坚持得住。”

  过了一会儿,银叶木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看到银叶木这样子,兰悦心里有种被骗的感觉,于是很不开心地咬了咬嘴唇。

  雾已散尽,阳光再次明媚地照耀着兰悦他们所在的湖,冰柱慢慢地融化。兰悦坐在一个石头上安静地观察着融化着的冰柱,而银叶木也在不远处搜寻着可以作为药物的小蓝花。

  “爷爷,你说,她是怎么做到的?”兰悦突然问了起来。

  “嗯?”银叶木漫不经心地呜咽了一下。

  “我是说,高阶翼叶殿下是怎么把水变成冰的?”兰悦很不耐烦地喊道。

  “这就等于把我们的兰悦丫头变成獭鼠。”银叶木一本正经地说,“我知道你有这本事,所以把水变成冰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吧。”

  “你这可恶的獭鼠,不说就算,我自己就能弄懂。”兰悦无可奈何地说,“我看你自己也不懂。”

  傍晚的天空飘过一块白云,白云的阴影正好投射在兰悦眼前的湖泊上,一阵阵风吹过,兰悦无意识地望着湖水发呆,清澈的湖水在阴影下也显得混浊不清了,突然一个带状的黑影隐隐约约地围着湖中心转,兰悦突然惊醒,她全神贯注地想看明白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却什么都看不到了。

  “兰悦,是时候要走了。”银叶木收拾好身上的草药,准备离开。

  “哦。”兰悦很不情愿地呐呐道,心里很是想弄清楚那水是如何变成冰的,而湖底的黑影也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银叶木拿起了一块圆柱状中间空心的绿色灵石握在手中吹了一下,不一会儿,一只白色的龙从远处飞来。它拍打着巨大的翅膀慢慢地从天而降,当看到银叶木的时候它翘起了它细长的耳朵,耳朵上还长有许多白色的须毛,尾巴在身后摇晃着,尾巴末处的风翼半张半合,似乎在欢迎着它的老朋友。

下一篇:没有了
  • 朴奂喜:疾风之翼 朴奂喜:疾风之翼

    “我们生活的空间是多维的,而且还是不连续的,许多不同的空间就像一张网一样交织在一起。如果哪天我们刚好走进它们的交织点,那么我们会发现许多不同于我们生活的生物,也许...

  • 朴兴植:山影 朴兴植:山影

    (1).山的倒影。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渐江水》:“泽兰山头有深潭,山影临水,水色青緑。”唐岑参《春寻河阳陶处士别业》诗:“药椀摇山影,鱼竿带水痕。”元虞集《秋水观》诗:...

  • 蔡芷纭:2017年立春是农历几月几号 2017立 蔡芷纭:2017年立春是农历几月几号 2017立

    川北在线核心提示:原标题:2017年立春是农历几月几号2017立春准确时间什么时候立春是春节过后的节气,也寓意新的一年正式开始。目前,社会上流传着三个版本,有的说是2月3日立春...

  • 夏春秋:挂件有什么寓意  佩戴挂件代表 夏春秋:挂件有什么寓意 佩戴挂件代表

    不能单独成件,主要是和绳链配合使用。如材质虽多种多样,主要是玉石的,脱蜡琉璃挂件等。一般用来挂在手机,mp4等,起装饰作用。或挂在脖子、手腕上。挂件材质虽多种多样,主...

  • 吴佳尼:应对寒冬 吴佳尼:应对寒冬

    自中概股5月份暴跌以来,原本打算赴美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纷纷折戟。面对中国互联网公司上市短暂寒冬,好乐买CEO李树斌表示,互联网公司应当深耕人才挖掘,通过理性稳健的发展...

  • 钱江汉:苛 钱江汉:苛

    读音词性释义例句英译例词kē名词小草。《说文·艸部》:苛,小艸也。从艸,可声。littlegrass疥疮《礼记·内则》:疾痛苛痒。scabies苛痒通“疴”。病。《管子·内业》:其形安而不移...

  • 郑丽媛:会计概念 郑丽媛:会计概念

    会计是一项经济管理工作。在非商品的经济条件下,会计是直接对财产物资进行管理;在商品经济条件下,由于存在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经济活动中的财产物资都是以价值形式表现的...

  • 郭书瑶:肯定有朋友问什么叫“入围”? 郭书瑶:肯定有朋友问什么叫“入围”?

    关于山香|走进山香|推荐课程|山香商城|山香网校|招考信息|备考资料|联系我们Copyright?2002-2017安徽山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AllRightsReserved全国统一报名专线:400-878-6609网校报名:400...

  • 吴尊:苦是什么意思? 吴尊:苦是什么意思?

    苦kǔ.(梵语:苦kǔ部首笔画部首:艹部外笔画:5总笔画:8五笔86:ADF五笔98:ADF仓颉:TJR笔顺编号:12212251号码:44604Unicode:CJK统一汉字U+82E6基本字义1.像胆汁或黄连的滋味,与“甘”相对:甘~。~...